袖穿天下

-屯文-

蔺靖 乌鸦嘴(一)


 太子殿下病了。

就在蔺晨昨日才当着聂锋、卫峥的面口无遮拦的“咒”了当今太子殿下的第二天。

东宫遣的人急急忙忙的往苏宅传消息,梅长苏的轿子进宫之前没忘了携上蔺晨这么一个上好的蒙古大夫,也不知道是不是蔺晨昨天口无遮拦的那番话传到了他耳朵里,居然一路上也没让他坐上轿子,理由是琅琊阁主的身份要保密,所以辛苦你伪装成仆人。

说起来,虽然自己为了梅长苏内心不知多少次腹诽过萧景琰,但却一直也未得见,如今为了救他害的自己穿成仆人一样还一路从苏宅奔到了东宫,蔺晨觉得自己大概最近休息太多了,身体也有些发福了竟然有点喘。

东宫的心腹一路将他们领进了内阁,一路上居然也没什么太金贵的装饰,都是些古朴实用的器具,从宫门到内阁,竟然是宫门最富丽堂皇有点皇家的奢侈气度,及至内阁反而显得朴素平常,不耽于享乐,不淫于奢侈,蔺晨对这位曾经的靖王不禁有了一点好感。

 

“苏先生”内阁留用的婢女见他们来了急忙迎上前行了礼。

“太子殿下怎么样?”梅长苏一路赶过来有些气息不匀,“太医来过了吗?怎么说?”

婢女听了这一连串质问眼眶都红了,“还没有太医来过,殿下昨日上午本来只是有些精神不济,撑着看完了折子到了晚上就更不行了,但是殿下严令不让找太医,只在休息前传了旨意务必明日辰时过了再告诉先生,现在殿下病了的消息也只有苏宅知道。”婢女越说竟然抽泣了起来,“殿下昨晚睡过去以后今早就怎么也没醒过了。”

蔺晨微微一哂,这萧景琰外号“水牛”竟然也并非莽夫,压住消息稳定人心连梅长苏的身体状况都一并考虑了,对自己严苛对身边人倒是宽容大度。

 

“苏兄不急,我来给他看看” 蔺晨掀了隐隐绰绰的帘子,这才看见平日谈论过多次却一直未得见面的萧景琰,面如冠玉,浓眉如剑,发髻早打散了碎发几缕贴在颊上,竟是说不出的风流好看,只可惜此刻眼睛紧闭着,竟是一点生气也没有。

蔺晨一边给他搭上脉,一边不忘回头调笑梅长苏,“苏兄你也不早说你惺惺念念这位太子竟是个实打实的美人,早说了我哪里舍得说他半点闲话。”

“怎么样?”梅长苏沉着一张脸并不理他,此刻他上前到了床边才看清萧景琰的脸色,他常年也是吊着一线生机的病人,但都不及萧景琰此刻病情的凶险。

蔺晨把着脉眉头也越来越紧。“脉象除了太弱竟然没有丝毫问题,只怕不是生病。”

“不是生病,那就是有人蓄意下毒了?”梅长苏强着自己镇了心神。

蔺晨有些抱歉的看了看梅长苏的眼睛,“只怕,也未必是毒。”

“天下毒物,我自认知道了解的也有七七八八,但凡是毒也都有迹可循,不像是中毒的症状。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病来势汹汹且必是有人为之。”

看着好友脸色越来越沉蔺晨怕他心中郁结再吐上几口血,赶紧又宽慰了几句。

“不过长苏也不要太急,一时半刻也不会有事,我就留在这里看着他,小殊你赶紧派人去查近日东宫往来,只要找出病因我自然能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萧景琰。”

“如此便有劳阁主”梅长苏望向病榻上的旧友,心知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按下杂念,带着婢女转身出内阁去查近日东宫进出。

 

见内阁没什么人了,蔺晨终于放开手开始检查,开玩笑,搭脉解决不了问题自然只能进行下一步,只是刚刚梅长苏和婢女都在这里,不好解衣裳做些礼数不合的举动,也免得有些不必要的尴尬。

将昏昏沉沉的萧景琰从被子里捞出来蔺晨开始解他的里衣,不知道是不是骤然失去温度刺激了病人,一直未见有反应的萧景琰竟然在他怀里挣扎了几下,蔺晨有点失笑,就着他的姿势替他推了点气血过去,萧景琰虽说是武将出身,身上皮肤却不可思议的细腻,尤其是一双手,手指骨骼修长,肌理细润,不去学琴竟是埋没了这一双好手。

 

蔺晨细细的查看了萧景琰的身体,除了体温太过寒凉竟然也没有什么痕迹,重新替他合上里衣裹住被子,这人病来的蹊跷,饶是自己也看不出什么痕迹,突然听见萧景琰一阵猛咳,咳得满面通红,蔺晨急忙帮他抚平气息,人渐渐平静下来嘴角却挂着一缕银丝,鬼使神差的,蔺晨直接上手帮他抹了,直到抹完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轻浮举动,不由老脸一红。

这天下就没我蔺晨治不了的毛病,越难治才越有挑战,蔺晨从自己随身的荷包里取出一点天颐香焚上,自己就着床阶坐在地上,他平生看过的书向来过目不忘,此刻要用却还是要闭目细细搜寻。

 

这美人太子,不管碍着小殊的情面,还是出于自己的心,都是必须得救回来的人,毕竟谁让自己昨天才光天化日乌鸦嘴了呢。等救醒了,萧景琰睁开眼睛添上生机,不知会是怎样一番气度,看惯了美人的蔺晨有点小期待。

PS:

脑洞来自原著蔺晨的一段话

   蔺晨摇摇头,“怕不是为了这个,他再念那头狼的旧情,也没到这个地步,若是今天太子突然死了,多年心血付诸流水,那还差不多。”

聂锋跟蔺晨相处时间不长,不太习惯他这种口无遮拦的说话方式,瞪大了眼睛看他。卫峥在一旁皱着眉着道:“蔺公子,你说话也有点忌讳好不好?”

“我说什么了?”蔺晨耸耸肩,“若是太子殿下是真龙天子,我这张嘴又怎么咒得到他?你也别急急地在院子里转圈儿,长苏心性坚韧,他自己也在努力调整情绪避免伤身,吐那两口血是好事,今天且死不了呢。”

恩,乌鸦嘴就是蔺阁主。

评论(13)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