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蔺靖 乌鸦嘴(二)

这厢蔺晨守着病中的太子殿下,那厢梅长苏在查近日萧景琰接触过的人。

 

东宫虽然大,但是萧景琰平日大部分时候都在批阅折子,不是在书房就是偶尔在庭院练剑,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人际交往,东宫上下宫人大多也在江左盟和太子掌握之中,底细都比较干净查起来也很快,近日进出有疑点的只有前几日搬运赏赐的那一批外来的宫人,梅长苏翻阅了名单发现有个当日送东西进来的宫女第二天就失踪了,心下有了判断当即吩咐了十三和其他舵主去查那宫女的来路。

 

这一番下来已是日色向晚,梅长苏仍放心不下内阁的萧景琰,再加上自己临走前遣走了内阁的婢女,估计蔺晨还没吃上晚饭,遂带上食盒去了内阁。

 

一进内阁便见蔺晨闭目靠着床边坐在踏板上,白衣服铺在地上不知脏了多少。凑近看床上的靖王脸色似乎更加苍白了,梅长苏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所触及的只有一手冰凉。

 

“苏兄查的怎么样?可有进展?”身后蔺晨早已站起,拍了拍衣袖上沾染的灰尘。

 

“正在查前几日来送皇上赏赐的宫女去向,此事不出所料多半和誉王脱不了干系。”

 

梅长苏略一沉吟,转头看向蔺晨,“你呢?可想到治疗的办法?”

 

蔺晨一笑,“你走以后我细细帮他查看了几次症状,已有了眉目。”

 

“我一直苦思冥想,既不是毒,又不是病,难不成真是鬼神之说?不过,后来我终于想起来,既不是毒,又不是病,更不可能是子虚乌有的鬼神之说,所以最有可能是蛊虫。”

 

说着他扶起昏睡在床的萧景琰,拨开他散乱于颈后的长发,手指点向后颈一处极不显眼已有些透明的红点,“我整整找了三次找遍他全身才找到这个伤口,正是蛊虫的入口,蛊虫入体最初只是一点痛,会出血但是渐渐伤口颜色就会变浅,入体三天颜色就会尽消再无痕迹,照伤口颜色推断,蛊虫入体大概有两天了。”

 

梅长苏顺着他手指点的方向,果然看见一点隐约的红色。

 

“那现下可有治疗之法?”

 

“我年少也曾读过蛊虫方面的书,蛊虫杀人有点在于无形,一旦过了一定时间便无半点端倪,不过蛊虫杀人缺点在于太慢,蛊虫一点点吸人精血往往要循环一个周天,至少要七天才能见效,太子殿下中蛊时间不长,症状虽然险恶但是不到时间性命必然无碍,”蔺晨皱了皱眉望向梅长苏,“但蛊虫种类也繁多,每种蛊虫对应的解决办法都不尽相同,所以当务之急是查出太子殿下体内究竟是什么蛊虫。”

 

得知萧景琰近日内不会有性命之忧,梅长苏微微舒了一口气。

 

“我已派了十三先生去查那失踪宫女的去处,料想今晚就能有回音,阁主为景琰治病晚饭也没吃上,先吃点晚饭吧。”

 

梅长苏说罢从食盒里取出药粥,欲扶起床上的萧景琰喂他喝点。只是粥怎么也喂不进去,萧景琰眉峰紧聚牙关紧闭不知在抗拒什么,梅长苏拿帕子擦干萧景琰唇边挂着的药粥,一时间有些恍惚不知该怎么办。

 

蔺晨苦思冥想了一个下午饿的早就风卷残云般吃了一顿,回头却见梅长苏举着碗犯愁不由觉得好笑。

 

他印象里梅长苏总是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聪明人,因时移势,因事下局本是最擅长的事,如今竟然为了喂粥这种不值一提的小事手足无措起来,可见人之情感对人的影响之深。

 

“行了,”他走上前拿过梅长苏手中的碗,“喂病人药这种小事还是在下这个蒙古大夫来吧,苏兄还是回去等十三的消息吧,算时间他们也该回来了。”

 

“如此,谢过阁主。”梅长苏直身对着蔺晨行了个礼,“景琰对我至关重要,不容有失,今夜,还委屈阁主在内阁照料,待会儿我就遣婢女过来布置床榻。”

 

蔺晨眼睛一亮笑的风流,“苏兄不必客气,照我看,婢女也不用了,太子殿下的床铺这么大,够在下挤挤了。”

 

梅长苏见他无赖样子又上来了,也不想和他理论,自认他做不出什么出格事情,景琰的命此刻也悬在他手上,拂袖便匆匆往外去了。

 

蔺晨逗到梅长苏心里甚是得意,拿起手中的粥碗闻了闻,确认与病情并无什么相冲舀起一勺便塞进自己嘴里,一只手扣住萧景琰的下巴直接用嘴送了过去,萧景琰牙关闭的紧蔺晨索性直接上了舌头,湿润火热的唇舌裹着药粥冲进了萧景琰略显冰凉的嘴里,蔺晨看着他喉结滚动着咽下一口又一口,被滋润了的薄唇显出了点血色,一时有些情迷。不多时碗里早空空如也,蔺晨的唇舌却久久不愿从萧景琰口中退出,直到吻到病中人呼吸不畅无意识的推拒他,方才意犹未尽的停下。

 

将萧景琰嘴边的残留擦干净重新扶他躺下,心满意足的舔了舔自己唇上的残粥,蔺晨看向萧景琰的目光灼灼。

 

“太子殿下,蔺某从不做赔本的买卖,如今这利息,我暂且收下了,之后的救命之恩,等你醒后还得慢慢还我。”

 

长夜无声,梅长苏遣来的婢女早铺好了床铺,蔺晨睡在内阁的小榻上望着床上静静躺着的人影,笑得狐狸似的一脸餍足。

靖王持续病美人,阁主继续吃豆腐╮(╯▽╰)╭  

评论(22)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