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庞策 七日之痒(上)

七日之痒(上)

又是一夜飞雪。

 

公孙策推开窗时不禁皱了皱眉头。

 

大块的雪从窗台上簌簌而下,落到地上一阵松松软软的声音。

 

昨日的雪还没化尽,今夜的雪便又附了上去,照这个势头,只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化尽。

 

“公孙大哥!”少年中气十足的声音轰然在身后炸开,平白吓了公孙一跳。

 

无奈的转头,扶额,“展昭,跟你说了多少遍,不要这样无声无息的站在别人身后”,真把自己当展小猫呐,公孙暗暗腹诽。

 

明明是你在窗边发呆,我一路来看你动也没动一下。展昭暗想。

 

“什么事啊,让展少侠一大早就跑过来?”公孙找了张软凳给展昭,又寻了前日包拯刚送的老君眉泡上,这才慢条斯理的听展昭说事由。

 

展昭也不急,他公孙大哥什么都好,就是事儿多,娇贵。

 

“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很久没见你了,想你了。”展昭嬉皮笑脸凑上去接了杯茶,温温热热的。

 

好久,亏他说的出口,不知道前天在这儿死皮赖脸蹭梅花糕的是谁。

 

公孙也不与他仔细计较,暗想这小猫估计是被某只白老鼠追急了,便躲到自己这儿乐逍遥。

这样一来,两人倒还真是专心品茗论道起来。当然,是公孙卖弄,展昭不痛不痒的听着。

 

“公子,”不一会儿莫云起便来了,还提着一个食盒,“我家将军说连日下雪,天气清寒,今日得了德顺楼新出的药膳糕点,便赶着让我送来了。”

 

公孙见他衣裳满粘的雪,便知他是一路赶来的,便添了一杯茶递与他。

 

“只是些吃食,倒辛苦云起跑这一趟。”

 

莫云起也不拒绝,取了茶一口气喝下,顿觉神清气爽不少。当下抱拳,“多谢公子,云起还有公事,便不叨扰公子和展大人了。”

 

见公孙盯着那食盒老神在在发呆,展昭也坐不住了。

 

“公孙大哥,再不打开只怕就凉了,可别糟蹋了别人的一番心意啊。”

 

“你想吃便拿去吧,我没胃口。”公孙蹙眉。

 

展昭见他神色,估摸着庞统又不知哪里惹着公孙策了,摆了摆手,“别人送你的,又不是送我的,你不吃我怎么好吃。”吃了要被庞统知道,只怕庞统又要给他下绊子。他展昭虽然好吃,但犯不着为些吃食惹庞统那只腹黑。


庞府

 

庞统捧着从小皇帝那儿新顺来的老君眉,仔细抿上一口。见莫云起回来了,找了个位置让他坐下。

 

“公子可好?”一句话问的波澜不惊。

 

“我到的时候公子正和展大人品茗,脸色看上去还不错,不过似乎有些怕冷,手指一直在颤着。”莫云起老老实实交代情况。

 

“展昭也在?”庞统的手指不经意划过杯面,最近展昭这小子去的似乎有点勤啊。

 

“嗯,展大人不知道和公子说些什么,似乎聊得颇开心。”看到自家将军眼睛里闪过的光,莫云起知道展大人估计要倒霉了。

 

待茶煮过第三遍,庞统取了一杯递与莫云起。莫云起也不客气,伸手接过。

 

自家将军公事上治下虽严,但私下里待人却也极好,虽没有公孙策的温意,却也让人心暖。

 

待莫云起喝完茶,庞统便取了自己的暖炉和去年刚猎得的狐裘让他给公孙捎去。

 

莫云起领了便又赶了过去。待云起出去,庞统又叫来莫风寒,只让他给白玉堂通气。

 

待莫风寒也去了,庞统又取了一杯茶,眼神流转不知在算计什么。

 

那厢还未待公孙泡得第二遍新茶,莫云起抱着暖炉和狐裘又到了。

 

“公孙大哥,庞统这厮倒是会疼人啊”展昭也不管他和庞统之间什么事儿了,打趣道。

 

公孙狠狠瞪了某看戏的展小猫一眼。倒也不好对莫云起失礼,可看莫云起递过来的暖炉,一认便认出是庞统平日用的当下也不愿接。便只留下了狐裘,仍把暖炉递还给莫云起。

 

“这暖炉是你家将军平日用的,君子不夺人所爱,你拿回去还给他吧。”

 

他的不就是你的?展昭腹诽。

 

莫云起见公孙脸色颇坚决,便也不劝,抱着暖炉便告辞。

 

还未出院便听到一阵咋呼,“展小猫,你躲得倒远,快陪你白爷爷痛痛快快打一场!”正见白玉堂提着剑便寻来了。

 

公孙策看这厢手忙脚乱的展小猫,一口茶差点呛着,脸色好不精彩。

也来不及好好告辞,只道了句“公孙大哥,我走了”便急急忙忙跳窗而逃,活像有人踩了他尾巴。

 

“展小猫,你别跑,我可看见你了!”

 

一道白影从院中掠过,径自追那蓝影去了。

 

真是好不热闹。公孙策无奈的摇摇头,这展昭不知什么时候也尽喜欢走窗户了,真应了一猫一鼠的名号。

 

正发愣,腰上忽然缠上了一双手臂。



存点旧文

评论(1)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