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庞策 七日之痒(下)

公孙不看也知道是谁的手臂。一恼便要挣开,但力气差距太大,公孙的挣脱在庞统看来与挠痒也无甚区别,但是公孙公子力气不大偏脾气大,庞统也只好放开手,让他转过身面对自己。

清冷的眸子,微翘的蝶羽,算来他们已有七天未见了。

 

“庞将军今日怎么想起到在下这寒舍里来了?这里可没有红袖添香,软语温存!”公孙狠狠瞪他。

 

“策,别闹了,云起说你不要我的暖炉,我便把自己当暖炉送来可好?”庞统拉过公孙的手,果然是一片冰凉,当下便心疼了,原不该和他别扭这七天的,白天已冷成这样夜里不知会如何。

 

“庞将军这暖炉太贵重,公孙策可要不得,还是留给别人享用吧。”公孙把自己手扯出来。

 

“策,那日烟凝只是陪我喝酒,绝无其他的。”庞统想起那日被公孙撞见便觉得头大。“何况我不也忍了这几日未见你。”那天他追出去公孙劈头便是一巴掌,打得他从此在云起他们面前抬不起头来。他当时也是急了,两人便闹僵了这几日。

 

“你与我解释这些作甚,我是你什么人?”公孙这几日也不好过,但眼见委实伤了他心,此刻庞统虽与他软言软语,却还是有一根刺梗着。

 

“公孙策,你这几日不是与展昭品茗就是与包拯喝酒,你为我与烟凝喝酒便生气,我这几日的辛酸和谁说?”庞统见软语解释没用,便硬泡起来。

 

“这哪里一样!他们是男子,是我兄弟,柳烟凝是女人,是红袖招的头牌!”公孙不由气恼。

 

“可是我们喜欢的不都是男人吗?”庞统覆上他不安分的手。

 

一句话倒叫公孙失了言语。

 

见公孙策愣了庞统继续展开攻势。

 

“策,不管是男人女人,这辈子遇上你我原也没打算再爱其他人,我只爱你一个,不会再有任何人,我是武将,不爱发那空妄的誓言,我只想与你用一生一世的光阴慢慢验证,你信吗?”

 

庞统拉着公孙的手覆上自己的胸膛,心脏的位置。

 

望着庞统认真的眸子,公孙不由得眼一红,自己又何尝不信呢?只是那日庞太师说的后继有人乱了他心神。

 

“可是你庞家的香火怎么办?”

 

庞统被他的手指弄的心神荡漾,又听他苦恼的问题不由笑了。

 

“策啊,你公孙家香火不也断了,你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何况,可以领养几个,要多少有多少啊...”将他拉入自己的怀抱,把玩着他耳边流散的几缕青丝。

 

“你爹会同意吗?”公孙的头在他怀里不安分的蹭来蹭去。

 

“是我们相守管他作甚,更何况不还有我姐姐。”

 

庞统实在是忍不住这怀里软玉温香的折腾了,慢慢扶住他的脸便吻了下去。

 

“唔,庞统....” “这才白天....”公孙小力地挣扎。

 

“没事儿,展昭和白玉堂早打远了.....唔”

 

“公孙!昨日未下完的棋.....”包拯看着面前吻得难分难解的俩人,石化了。

 

公孙策的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儿,而庞统....

 

庞统的脸快比自己还要黑了.....

 

“啊,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包拯只怕自己再待下去庞统非杀人灭口不可,自己堂堂一个开封府府尹,为了一条性命容易么?

 

他没有看见,与此同时,开封府的某处,一道白色的身影正不巧地覆上蓝色的身影,两坛酒洒落一地。

 

正是一年春至处。



评论(7)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