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昏黑拥挤的密室里,双手分开被铐在床两侧的身影开始挣扎起来,我知道他醒了。


他的头发因为长时间的囚禁显得杂乱,嘴唇泛白,带着太久没有水滋润的灰败和干涸,青白着脸,一双眼睛摆脱了无意识的迷茫和朦胧以后却是出乎意料的目光灼灼,时刻提醒着我他从未停止抗争。


我解开他扣的严丝合缝的黑衬衫,衬衫上斑驳着半干的血迹,他的呼吸有些急促起来,我知道我跪在了他的伤口上,缓缓用膝盖碾磨着他的伤口,重新感觉到温热新鲜的血液,我狠狠地扳住他的下巴,让他正视我,记住我带给他的每一分每一毫彻骨的疼痛。


他眼睛里含着泪但是我知道,他从来不属于我,哪怕一秒钟。





“我”大家自己随便带入吧,想写个楼诚相爱相杀梗的本来


评论(10)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