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蔺靖 乌鸦嘴(六)

蔺晨只觉自己脑中一空,一下子潜进水里。药泉水并不清澈,一下子没看到,蔺晨浮上来复又深吸了一口气扎进去,终于隐约看见浮在水中正慢慢下沉的身影,一丝挣扎也没有。

 

心知大事不好,他慌忙搂了萧景琰往上浮,水面一时水花乱溅。

 

蔺晨低头看萧景琰,他不知在温泉中已经泡了多久,白皙的身体和脸上都被蒸的通红,眼睛紧闭着,面上已没有生气。

 

蔺晨一边以手握拳捶在他已经不再起伏的胸膛上,一边深吸一口气撬开他牙关往里面渡,片刻前这人还主动伸出舌头撩拨他,此刻竟连撬开牙关也如此费力。蔺晨急红了眼,周身被温泉蒸的极热心里却仿佛浇了雪水般凉透,只能机械的继续捶打渡气。

 

就在他快要失去力气的时候,萧景琰终于咳了出来。先是吐出一口水,复咳得更加剧烈。

咳嗽的声音在蔺晨耳中仿佛天籁一般,蔺晨心跳狂乱,呆愣的看着萧景琰嘴边水迹。

 

萧景琰似是终于吐完了所有的水,眼睫微微颤动着,缓缓睁开的眼眸仿佛涌进了万千星辰,整个人都生动起来。

 

长久的沉默。蔺晨狂喜之后突然发现气氛有点尴尬。

 

萧景琰只觉得自己从混沌中醒过来,中间做了无数噩梦。有时候觉得自己在船上颠簸,有时候又梦到自己沉入了海中。

 

轻纱拂动,琉璃灯氤氲出一片水红。

 

萧景琰和蔺晨赤诚相对,面面相觑。半晌,萧景琰仿佛反应过来涨红着脸一掌打上面前的登徒子,蔺晨条件反射的拆招,萧景琰蛊虫缠身太久根本没什么力气,很快双手就被蔺晨制住,他气急眼角都飞红起来,一脚踹上了蔺晨大腿内侧。

 

蔺晨被踹的痛极没站稳跌进水里,萧景琰踹出一脚脚底一滑也跌进水里,一时水花四溅,响彻琉璃井。

 

蔺晨气急败坏的从水底爬起来,看着萧景琰颤颤巍巍的往水外爬,只觉得大脑一热。

 

自己辛辛苦苦吓得半死救的美人居然一句话不说差点废了自己的下半辈子!

 

他狠狠扯住萧景琰已在池边光裸着的脚踝往温泉里一扔,吼道,“萧景琰你就这么报救命之恩吗?!”

 

萧景琰呛了一大口水,回过脸恨不得用目光杀了面前的流氓,也顾不得自己未着一缕,大喊道,“来人啊!”

 

蔺晨一把捂住他的嘴,飞快的封了他的穴道,利落的抱起人出水往榻上一扔。自己随便套上浴衣。

 

没有了水的遮蔽萧景琰只觉得一股羞愤冲上头脑,可是却动也不能动。

 

蔺晨迅速的帮他擦干身体,手游走在萧景琰的肌肤上,让他觉得芒刺在背。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从东宫被劫到此处任陌生男人轻薄的萧景琰红了眼角。

 

擦完身体蔺晨将他翻过来开始帮他穿衣服,继续这样闹下去只怕月下美人给他带来的伤害将会留下永久的祸患。一层又一层的将萧景琰裹好,蔺晨只觉得自己简直是柳下惠在世,抬眼看刚刚狠下杀手的萧景琰,却见他闭着眼,两道泪痕凄惨的挂在脸上。

 

蔺晨心中一动,怒气消了大半,柔声道,“太子殿下,我叫蔺晨,是梅长苏的朋友。”

 

听到梅长苏三个字,萧景琰蓦地睁开了眼睛,蔺晨耐住性子向他解释了近日来发生的事情,如何发现他中蛊,如何会在陶麓山庄,如何给他引蛊虫出体,当然略过了自己吃豆腐的细节,最后指给他看蛊虫的尸体,问道“你相信了吗?”

 

萧景琰认真思索了一番,奈何并无法动弹,蔺晨遂解了他穴道,看他木着脸点了点头,“我曾听小殊提起过你。” 

 

蔺晨只觉得自己简直深情错付,这病美人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和自己大打出手,最后还是要靠梅长苏的面子才能罢休。

 

琉璃井内闹的动静太大,侍卫通报了陶黎过来。

 

陶黎带着一大帮人冲到阁外,看着阁内满地水迹,连挂着的纱幔都在往下滴水。

 

“蔺阁主不是带人解毒的吧?你这是带人来打水仗毁我药泉啊!”陶黎板着一张脸气的胡须都在发抖。

 

蔺晨刚打算得过且过的糊弄过去,就看萧景琰红着耳朵低头规规矩矩作了一揖,道了歉。

 

陶黎瞪了蔺晨一眼,扶住萧景琰,低声道:“这么有礼貌怎么跟了蔺晨这种人。”

 

萧景琰瞪大了一双鹿眼红了脸张嘴结舌的想解释,蔺晨没憋住倚着柱子哈哈大笑起来。

 

如此妙人,如此有趣的场面,蔺少阁主觉得自己乌鸦嘴一回也是值的。

评论(22)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