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蔺靖 梅花弄(三)

萧景琰是被叽叽喳喳的叫声吵醒的。

 

他的手还被缚在身后,动了动身体却也没有什么大碍,反而觉得神清气爽。

 

此刻被鸟叫声吸引了挣扎着歪在床头,侧过脸去看窗外的情景。

 

透了支起的窗户看过去庭院地面上积了厚厚一层白雪,几只麻雀落到雪上踱着步子踩出凌乱的脚印,正玩得开心,庭院里银杏树上哗啦砸下来一块积雪,落在小家伙们身后,不大的声音似是吓得几只小鸟魂飞魄散,扑棱着翅膀就不见了。

 

萧景琰墨黑的眸子里又变得空空荡荡,他提气挣了挣束缚住自己的红绳,眼睛彻底暗了下去。

 

蔺晨是有备而来,这红绳并非凡间之物,不仅束着他的手,更牢牢的绑住了他的精魄。将目光收回打量着蔺晨的房间,萧景琰觉得心里有些酸堵。

 

蔺晨的房间,原本带给他的都是些欢乐的记忆。

 

他还记得梳妆台的铜镜前蔺晨神色倦怠下手却温柔的帮他梳发髻,那人嘴里总是刻薄轻佻的,但是动作却说不出的小心。后来他自己学着束发,下手不知轻重,总扯下好多发丝,弄得头皮疼。

 

房里雕花的小桌上他们也曾一起把酒对饮,两个酒鬼直喝到醉的抱着酒壶滑到地上去。

 

从前刚幻化成人形的萧景琰总是充满着好奇心,蔺晨这种博览群书各种奇人异事信手拈来的人对他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常常为了听一个故事就被蔺晨恶作剧的打扮成各种样子。

 

直到蔺晨逼着要给他画上戏妆萧景琰才再忍不住,打定主意自己去书上看。结果真正识字以后,独自一人翻开书页却觉得兴趣索然,失了味道。

 

最后目光停留在半卷的床幔、水红的床单上。昨晚云雨翻滚后的痕迹早没有了,萧景琰自知身上也是干净的,多半是蔺晨帮他清理过。

 

思及昨晚发生的一切,自己的痛苦、屈辱,蔺晨的暴虐、背叛一股脑的涌上心头,对比往日种种,直如一柄未开锋的刀刃刮着脆弱的血肉,陌生的钝钝的疼痛。

 

 

 

萧景琰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时,蔺晨正在春放阁里坐着。

 

他费了一年的心思,终于将人留了下来,虽然是以一种强迫的姿态,但也只差最后一步便定了局,昨晚却迟迟没有落子。

 

夜里萧景琰白玉一样的身子卷着水红色的金丝薄被蜷在他怀里,面上还挂着两道泪痕,那一刻说不心疼是假的。

 

自己这一年来像是走火入魔般寻觅、布局,如今却说不上是对是错,五味杂陈。

 

他低声掩住逸出喉咙的轻咳,失了些血色的脸上有点苍白,半晌眼神终于坚定起来。

 

这时辰也该醒了。蔺晨撑着石桌直起身,缓了缓天旋地转的晕眩感,径直往囚禁萧景琰的卧房里走去。

 

人与精怪到底并非同道,逆天行事总要付出些代价。这道理他知,可不知道萧景琰那个傻子知不知。思忖间蔺晨一笑,带着点看透声色犬马的月白风清,不知道总是比知道好的。

 

 

 

房门嘎吱一声,萧景琰只觉得自己就像方才的小麻雀们一般吓得心头一跳,想要扑棱着翅膀飞走总是不可能,只能紧闭上双眼,眼不见为净。

 

蔺晨和上门走到床边不禁有点失笑。床上人全身都是僵硬的,以一种诡异不和谐的姿势陷在床上,双眼闭着睫毛却不停地乱颤,唇色红艳。抬起一只手触上萧景琰的脸颊,刚一放上去就见他睁开了眸子。

 

眸里剪了秋水,涌了万千星辰,融进的分明是火色的愤怒,绯色的眼角却仿佛轻诉着委屈。

 

蔺晨失却了言语。片刻默默移开手将话语的主动权交给萧景琰。

 

一时寂静无声。窗户外树上又滑下一块雪砸在地上惊飞了找食的麻雀。

 

萧景琰仔细的盯着蔺晨的脸,他面色有些青白,眼下铺着淡淡的乌色,嘴唇有些细碎的起皮,看上去倒像昨夜被折磨的是他一般。

 

蔺晨也直直的迎上他的目光,眼神炽热而坚定。

 

最后还是萧景琰开了口。他垂下眸子轻叹了一声,软了口气带着些撒娇的意味。

 

“蔺晨,我手疼。”

 

他的手还背在身后,红绳纵绑的不紧也在皓白的腕子上磨出了痕。

 

蔺晨勾唇笑了笑,眼神温柔的仿佛要滴出水,可是嘴里的话却是轻佻倨傲的。

 

“你亲我一下,我就放开你。”

 

萧景琰怔了一下愤愤的抬起脸,直直咬上了蔺晨尖刻的薄唇。他心里带着火咬的也重,直到带着铁锈味的血冲到了喉咙咽下,才狠狠推开蔺晨。

 

蔺晨毫不介意的用手指抹了抹唇,伸出舌头复又舔了舔。他的脸色越发的白,但是眼睛却莫名亮了起来,带着些志得意满胜利的嚣张。这一局棋,这满盘赌注,总是自己赢的。

 

飞蛾扑火,大概是因为太爱火的温暖,爱到不能容忍片刻的失去。但是如果是火自己走出的最后一步呢?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说好昨天更的,昨天临时有事。评论里发现梅花弄获得压倒性的胜利的我也是五味杂陈,不过不管怎么样谢谢大家的喜欢啦~\(≧▽≦)/~

还有个悲伤的故事,目测我又啰嗦了,添了剧情,所以梅花弄可能五或六章才能完结。

评论(18)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