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蔺靖 梅花弄(五)

【蔺靖】 《梅花弄》 番外.前尘  01  02  03  04

 

走不了,求不得。

 

蔺晨用他的心死死的困住了萧景琰,直教那最后一点点依赖化成了溶进眼底的怨毒。

 

有时候蔺晨默声看着疼晕在地上苍白消瘦的人,心底都带着些麻木的快意。

 

萧景琰一遍一遍的想逃离,两个人就一次又一次疼的痛不欲生,每一次漫长的折磨都是剖开心滴出鲜血来慢慢结痂复又再剖开。

 

于萧景琰而言那种昏厥都难以承受的痛感,于蔺晨却渐渐成了以毒攻毒的良药,心越是疼的滴血,越是彼此心意相通的良证。

 

风雪如晦,时间缓慢的往前走着。

 

尝尽苦头的梅花精终是乖顺下来,只有眼底藏住了一冬的苍雪。

 

蔺晨与他之间隔着的铜墙铁壁仿佛一夕之间化作深浅不知的沟壑,关系日渐缓和下来。

 

时至早春,冰雪消融,春放阁檐角滴水霖霖。萧景琰披着白衣慵懒的倚着雕花的栏杆,如珠似玉的帘外,水红色的落花陷入冻土初化形成的泥泞里,枝上剩下的花也大多是苟延残喘。

本时令人神伤魂断的场景,倒教萧景琰古井无波的眼眸里染上了一点喜色。

 

风过,一片残缺的落红被卷着吹进阁子里,萧景琰笑着伸手去够,甫一动作随便披着的白衣便落到了地上,水红色勾了金线的薄衣被寒风吹得鼓起,仿佛下一刻便要与落花一同被风携着丢入泥泞。

 

萧景琰也并不在意,手指碾磨着半片红艳,直到白皙的指尖染上花汁,方才随手将那已被折磨的不成形状的花瓣扔到地上,恰好落进蔺晨掉在地上的白衣里,印上一点血色般的红墨。

 

“零落成泥碾作尘,倒是好去处,该当好眠。”

 

萧景琰轻笑着阖了眼,竟是睡在了这料峭春风里。

 

蔺晨远远看见阁中一抹孤零零的水红,抚着手中的披风轻声叹了一口气。

 

身后突然起了一阵风,有人摇着鎏金扇笑吟吟问道,“可叹啊可叹,蔺兄何以沦落至此?”

 

那人绯衣如流火,眉目精致,面容姣好。鎏金扇漫不经心的轻摇着,一双桃花眼酿着七分笑意,就差在脸上写上轻佻二字。

 

此刻径直上前执了蔺晨青白伶仃的腕子,又打量着蔺晨瘦的显得有些突兀的下巴,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

 

“不好玩,不好玩。上一次见你时我还笑你珠圆玉润,面若银盆,把你比作唐明皇的杨玉环,如今倒是玉减香销,成了汉成帝的赵飞燕。当真不好玩。”

 

蔺晨颇无奈的抽回手,“章柔,你在人间都跟什么人学的遣词造句,尽是小女儿姿态。”

 

名唤章柔的男人倒也不生气,“在下在人间自然是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过得比你这清心寡欲的痴儿不知好上多少。”

 

蔺晨被他说的心里一动,蓦地想起了那夜的红帐暗香,目光又转向春放阁不再作声。

 

章柔走到蔺晨身旁与他并肩顺着他目光看向春放阁里。

 

阁里栏杆边的小榻上伏卧着一袭水红色的身影,被檐角滴下的水帘掩的影影绰绰,如梦似幻。

 

再一瞥,蔺晨的眼睛都已看痴了,仿佛世间只剩下那一座楼阁,那一片身影,再无其他。

 

“原来你下这苦咒只是为了一个天生薄情的精怪,当真不值得啊不值得。”章柔的鎏金扇在尚寒的风中摇动的飞快,直摇的蔺晨忍不住掩住咳嗽瞪了他一眼。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蔺晨一把抢过那把祸患自己的扇子。

 

也是一物降一物,蔺晨从前自认自己风流第一恬不知耻第二,就叫他遇到了章柔这种不要脸第一的浪荡狐狸。

 

章柔被他明嘲了却很得意,桃花似的眼波流转着掩唇一笑,“蔺兄说的一口好笑话,在下又不是狗,更不是象,何来的狗嘴,哪里来的象牙。”

 

说着说着却话锋一转,笑盈盈的威胁道,“蔺兄如此自挖坟墓,过不了多久只怕你与那小妖怪的身后事都要托我处理,怎么还不懂对我这大恩人客气几分?真不怕到时候我毁了你那小情人的尸身或者毁了你的尸身,教你们永远葬不到一起?”

 

蔺晨闻言嘴角扯起一抹苦笑,半晌方悠悠叹道,“你平常从来满口胡言乱语,这次却说得我哑口无言。”

 

章柔难得看他满脸失落,打量了蔺晨片刻怔了怔,复又摇了摇头,“只因我说的是对的,你自然只能哑口无言。痴儿,也不知道那不解风情的梅花精有什么好值得你做到此种境地。”

 

“不过就是一个精怪,你要喜欢要多少我就能给你找来多少,你要洗心革面重新喜欢人了更好办,我能给你搬来一整个青楼的男男女女,环肥燕瘦,性子乖巧的,脾气艳烈的,任君挑选,你何必就死磨硬泡这一个硬邦邦的石头脑袋.........”

 

蔺晨任凭他假模假样的教训自己复又恶言恶语的诋毁萧景琰,也懒得再理他。

 

无趣无趣真无趣。章柔直说的嘴干舌燥,望着又变回望夫石直直站着的蔺晨腹诽道。

 

刚想转身离开却见天际一道金光盘旋着,烦的差点眼前一黑。此刻再跑已是来不及,章柔望着蔺晨身体,心里一动。暗暗说了声对不住了,真元便化作一道白光直冲蔺晨而去。

 

蔺晨因禁咒所累本就形销骨立的身体一时承受不住,晃了晃便倒了下去。

 

再睁开眼时眸里已带上七分笑意,章柔动动蔺晨的手又抬手摸摸蔺晨的脸,再看看春放阁里睡着的人和越来越近的金光,鎏金扇一摇计上心头。




新人物华丽丽登场,搅混水的来了_(:з」∠)_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在追,心疼自己越写越唠叨/(ㄒoㄒ)/~~

评论(32)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