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蔺靖 梅花弄(六)

【蔺靖】 《梅花弄》 番外.前尘  01  02  03  04  05

蔺晨的身子甫一步入春放阁萧景琰就不适的皱紧了眉头。

 

章柔借着蔺晨的眼打量着他家的梅花精,啧啧,眉如远山,唇绛桃花,白长了一张勾魂夺魄的脸,偏偏性子却是泥古不化。

 

他兴致忽起,伸出手欲抚上萧景琰冻得微红的脸颊,萧景琰却在前一刻睁开了眼。

 

那眼里不知凝了多久的白霜,欺霜赛雪的冰凉,直刺的章柔也心中一冷。

 

当真不可爱,比蔺晨口中描述的那个一板一眼的小妖精还要不可爱太多。果然是情人眼中出西施。

 

章柔心中思忖着,手却仍向前捏住了萧景琰的下巴,勾起的唇角笑的轻薄。

 

四目相对,萧景琰蓦地也轻笑出声,眼里的冰霜尽数褪去,笑意可酿醇酒。

 

章柔一怔下一刻一把艳色的匕首便抵上他的胸膛。低头仔细一瞧原来匕首仍是冰雪凝成的,只是被萧景琰水红色的衣襟照出些颜色。

 

“你这是做什么?”章柔放开他小巧的下巴,笑的有点无辜且讨好。

 

“滚出去。”萧景琰祭出的匕首又往前进了一寸,堪堪抵上了蔺晨的白衣。

 

章柔笑吟吟的后退了一步,方道,“景琰是要在下滚到哪里去?”

 

萧景琰冷哼一声,站起身匕首紧跟着往前送了一步,“不管你是什么地方的妖怪,滚出这个身体。”

 

“景琰此话何意?莫非认为我不是蔺晨?”料定萧景琰功力不足以看出自己来路,章柔只管不要脸的装疯卖傻。

 

萧景琰丝毫不为所动,一双鹿眼圆睁,晕着些许水汽缭绕。半晌方带着些别扭低声道,“蔺晨虽然恬不知耻,但没你这么不要脸。”

 

章柔闻言笑意更浓,直带了三分邪气。“你这句说的却是一针见血,在下喜欢。不过我偏不滚,你待怎样?”

 

这梅花精未必对蔺晨无情啊。章柔自诩眠花宿柳睡尽温柔乡,一眼便看出了二人间不一般的情愫。

 

罢了,章柔心中暗想,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便再帮蔺晨一回,活生生忘了自己从来都是个惹祸精。

 

这次他倒是不后退了,反而像刃口逼近了几分,反客为主逼得萧景琰退后了一步。

 

“我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与你结下了魂咒,如今我占了他的身体,他的灵识混沌,再过几日待他灵识将散不散的时候我再替你销了他的魂魄,从此束缚你的禁咒便消失了,你便可重回山林继续修行,我便继续占着这具身体。于你于我,岂不都是好事一桩?”

 

章柔一番话剖析利弊说的严肃且正经。萧景琰听到魂咒时神情恍惚了一下,复又冷着一张脸,“少说废话。我和他的事,不用你掺和,你只管给我滚出他的身体就行。”

 

不但不可爱,还盛气凌人任性嚣张,章柔暗暗叹道。

 

不过这小妖精对蔺晨倒还是有几分情意的,也不知他们怎么会弄到这般凄凄惨惨两败俱伤的境地。

 

“你这话说的也太不可爱,在下正正经经与你探讨问题,你却一点不识好歹。你要我滚出这身体也行,不如这样,你一刀剖开他的心脏,待这具身体凉透了我再出来也是一样。”

 

说完硬是将萧景琰逼到了角落。手持匕首的倒反被威胁了。

 

萧景琰不由有些气结。面前景状似曾相识,当时他怒极化出长剑架上蔺晨颈侧的时候,也是如此反被他将了一军,怎么蔺晨笃定自己下不了手,连个莫名其妙的妖怪都能用这个威胁自己。

 

这一个个,当真都以为自己如此软弱可欺吗?

 

他越想越气,直气的满脸怒容。这妖怪说的并无不对,此刻蔺晨灵识不清,于他而言并无那心意相通的束缚,杀了蔺晨他也不会受心痛牵累,正是破局而出最好的时机。蔺晨纵对他有天大的恩情,将他折辱至此也早扯平了,这一刀下去,从此蔺晨自去他的鬼门关轮回转世,自己仍回到山林修行,前尘恩怨俱消也无甚不好。

 

下一刻却又想起从前把酒共饮时蔺晨似笑非笑的嘴角,温柔脉脉的眼眸。

 

他脑中天人交战,越想心中的邪火越盛,一双眼睛顷刻间布满了红丝,竟是有些神志不清走火入魔的征兆。

 

章柔一抬眼暗道不好,不知自己哪一句竟触碰到这梅花精心神,将这人逼疯了只怕蔺晨不会轻易饶过自己,一时之间将追逐自己的金光忘得一干二净,急急扣住萧景琰细瘦的手腕传入一些清气护住他心脉,却见萧景琰勾起嘴角笑的残忍又绝望,手中映出水红色的匕首直直插进了蔺晨肩膀。

 

因章柔闪避的快,这一刀下去说不上深,只是一下子溅出的血却有些骇人。

 

萧景琰脸上的表情却比蔺晨飞溅出去的血更加吓人。

 

他面色苍白,一双眸子血红,有些呆滞的望着掉落在地上蔺晨的白衣中染着的血光,抓着匕首撕心裂肺近乎疯狂的笑了起来。此刻他正沉浸于假相之中,看到的却是自己方才那一刀又准又狠的剖开了蔺晨的胸膛。

 

笑了片刻突然委顿,明明此刻束缚无用,心里却还是一阵一阵疼的厉害,一下子便跪坐到了地上。

 

死了,都结束了。自己亲手杀了蔺晨,从此自由了,再也不用被那些彻骨的疼痛折磨的死去活来了。

 

他盯着早晨蔺晨硬是给他披上的白衣上遍布的血迹,连心痛都管不上,只是胡思乱想着。

 

最后想起的却是那夜烛影摇动中蔺晨目光灼灼又神情落寞的那句“景琰貌美如花,在下色迷心窍,所以当一回采花贼,折你这一枝梅。”

 

章柔运功虽护住萧景琰命脉,却始终无法真正唤醒他。只能眼睁睁看着萧景琰脸色越来越煞白,最后哇的朝那白衣上吐出一口鲜血。

 

章柔心中着急,也不知这一袭干干净净的白衣是惹到了谁,平白受了几番血光之灾。

 

他心神俱集中在萧景琰身上,不觉察天边的金光已循着他露出的气息冲入阁中,直冲着蔺晨的后背而来。

 

萧景琰上一刻还恍惚着,下一刻眼睛蓦地一亮,神思竟清明起来。

 

那闪着金光之物,是噬魂!足以让凡人魂飞魄散、妖怪精元俱消的噬魂!

 

电光火石之间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蔺晨的身体。那金光闪避不及,直直没入了萧景琰心口,萧景琰连闷哼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彻底软倒了下去。

 

排山倒海而来的剧痛几乎立刻侵袭了他的全身,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心里涌上来最多的感情竟是庆幸。

 

这金色的噬魂,打到凡人身上只怕立刻就神形俱灭了,幸好没有。

 




对于he占了99%的支持的情况,只能躺倒……ps:都怪章柔!刀片寄给章柔pls

评论(17)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