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蔺靖 梅花弄(七)

【蔺靖】 《梅花弄》 番外.前尘  01  02  03  04  05  06


那金光将要没入萧景琰心口的时候,章柔只来得及惊呼了一声,“小心噬魂!”便觉得眼前一黑。蔺晨体内昏沉的灵识像是感应到了莫大的悲伤,竟然活生生将他的真元挤了出去。

 

重新夺回身体的蔺晨慌忙而又无措的抬起手臂,想要接住萧景琰缓缓倒下的身躯,却终究差了一步,失之交臂,萧景琰的身体砰然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他在蔺晨面前轻轻阖上了双眼,曾经的天真依赖、刻薄怨毒都从他的眸子里褪的干干净净,

只剩下意识彻底抽离后茫茫的一片白,像是积蓄了一冬的苍雪瞬间压了下来,抹去了他和蔺晨间所有的痕迹。

 

而那眼眸里闪过的最后一丝情愫竟然是满足。

 

料峭的春风突然染上了刺骨的寒意,阁外梅树上本就苟延残喘的残花一夕倾颓,水红的花瓣被寒风卷起呼啸着卷上了天空,光秃秃的树干也瞬间枯朽。犹带着几分艳色的花瓣纷纷扬扬的散落到萧景琰的衣襟前,头发上,宛如一场葬礼。

 

萧景琰呼吸早已停滞,苍白细瘦的腕子无力的摊开,手掌中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他的脸色虽然青白着,双眼虽然紧闭着,唇上虽然失去了颜色,但是嘴角却微微的翘着,带着温柔如三月江南烟雨的笑意。

 

那笑意直刺进蔺晨的眼里、血肉里、心里,刺的蔺晨从里到外血肉模糊,巨大的痛楚撅住他的喉咙,教他发不出半点声音,分不清哪里更疼,因为哪里都疼。

 

萧景琰为什么会笑呢?他在死去的那一刻想到了什么?最后一刹闪过的究竟是爱还是恨,他眼中的满足是因为终于用毁灭逃离了自己的束缚还是单纯的想保护自己?或者只是故意的想让自己后悔、痛苦?蔺晨脑海中闪过无数的念头,不惜以最大的恶意揣测面前冷冰冰的尸体,却又无比期待着下一刻萧景琰会因为自己那些恶毒的想法睁开紧闭的眼睛。

 

他脑中一遍又一遍回放着萧景琰推开他迎向死亡的镜头,水红色勾了金线的薄衣鼓起,羸弱清瘦的身躯那么义无反顾,倒下的时候衣袂扬成一朵怒放的红莲,不,更像一只扑进熊熊火光里燃烧殆尽的飞蛾。萧景琰被噬魂贯穿的胸口留下了一片烧灼的痕迹和一个血肉模糊的洞,那金光直直穿透了他的心脏,将他的心脏烧的半点不剩。

 

飞蛾扑火,所谓飞蛾扑火,蔺晨突然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从前一直以为他们之间他是飞蛾,萧景琰是那令他迷恋的火光,他以为他不顾消减寿元也要求一个相守是飞蛾扑火,万万没想到,如今用身躯撞开他慷慨迎接毁灭的,却是萧景琰。

什么都没有了,什么心意相通,什么白头偕老,通通都变成了痴心妄想。苦心布的局,局里藏着的深浅不知浓烈如酒的爱恨,痴缠着彼此怨恨不肯放手的岁月,还有那孤注一掷耗尽他心神的禁咒,都因为这曾经鲜活如今死寂的躯体烟消云散。

 

魂咒本是逆天而行,他托章柔带回的忘川雪髓是咒引,他将它调进给萧景琰准备的酒里。那夜红帐里的一夜春宵是合印,他强迫着萧景琰接受了他最灼热的爱意。最后他激萧景琰咽下的那一口血是结咒,他还假惺惺的把最后结咒的权利让给了萧景琰。只为了自己求那一点点心安理得。凡人与妖结魂咒,只能用凡人血肉维系,最多只能坚持十年。蔺晨本来的想法,也只是让萧景琰陪他守十年。

 

他在心中辗转反复为他们想过太多的结局,甚至想好了行将就木前怎么无声无息的消失,如何放萧景琰自由,甚至想过死在萧景琰手中,却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萧景琰冷冰冰无声息的躺在他面前,不会笑,也不会哭,不会生气,也不会怨毒,只是静静的躺着。

 

他曾经尖刻异常的对着萧景琰宣判,他再也走不了了,除非他们的心脏停止跳动。如今竟一语成谶。

 

章柔向来爱惹祸,但从未闯下过如此弥天大祸,他楞在一旁看着蔺晨将萧景琰冰冷的身子狠狠的揉进怀里,萧景琰虽然已死透了但是身躯仍如常人一般未散。章柔突然醒魂一般蹲下去握住了萧景琰的腕子,腕子早已僵硬探不出一丝痕迹,他无奈的咬牙在萧景琰身上结了个金印,冲蔺晨缓缓摇了摇头,蔺晨原本燃起的一点希望瞬间又被泼灭,脸上的血色都褪的干干净净,眼眸更是布满绝望。

 

章柔看的心惊胆战。都怪那个该死的嘲风!他心中怒极却忘了明明是自己信誓旦旦与人打的赌。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能安抚蔺晨道,“蔺晨,你别急,别做傻事,我去找这噬魂的主人来救他。”

 

蔺晨也不知听没听到,只是抱着怀中冷硬的躯壳,温热的手掌执着的捂着萧景琰胸口空荡荡的洞,垂下的脸看不清表情。

 

真冷啊,他突然蜷起身体躺在了萧景琰身侧,这么冷的地面,你为什么都不会皱一皱眉头抱怨一声呢?

 


评论(13)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