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蔺靖 破阵子|01

Chapter 1  马作的卢飞快

 

落日西沉,秋意肃杀,风卷旌旗猎猎作响。入夜前南梁州巡防的最后一波轻骑趁着暮色涌入城内,马蹄上犹沾着野道边碾碎的枯草。

 

此时元泽十年十月初,正值战乱,西秦陈兵盈洲,梁景帝命长子萧庭生在都城监国,自己则亲率大军兵驻潼州与乞扶琨阵前对垒。南梁川正在潼州之后,作为兵家补给之地。

 

巡防轻骑皆没入城中,守城士兵正欲下令拉起吊板关闭城门,忽听远方马蹄得得,暮色中一人单骑疾驰着向城门而来。

 

马是好马,乌云踏雪,片刻前还是极目远望的一片模糊剪影,瞬间已到了城楼下。


来人一袭白衣染上轻尘,黑发胡乱束着,被风吹得凌乱不堪,外表虽狼狈但眉眼间却气度不凡,他一手勒了缰绳另一手高举手中印信,于余晖中金光闪耀。

 

正是方从夷洲赶往潼州前线的琅琊阁阁主蔺晨。西秦兵发时他东游夷洲,与宫中联络的专线也未通知他,等拿到江湖线报之时萧景琰大军已从建康出发半月有余。

 

夷洲位于大梁海岸线以外极东,潼州连带南梁州地处西陲边境与西秦隔一道天堑,蔺晨得到消息后日夜加程,途经之地自东向西横贯大梁版图,快马换了三匹,到南梁州已过去整整七天。

 

这七天里他只休息了三回,到庐陵时尚能租到画舫小眠,晚间歌姬轻酌浅唱,丝竹声不绝于耳,等西至邵陵境内,官道上往来的已都是些自西边战乱之地仓皇出逃的流民,夜间幕天席地而眠,富人家的小姐抽泣声不绝于耳。


等过巴郡到了渠州境内,野道生寒霜,路边间或有衣衫不整的尸体,半夜冷月无声,蔺晨自生了一道篝火,温柔的用衣袖拂拭着手中金牌。

 

过渠州后本应直奔萧景琰所在的潼州前线,却听过路人说景帝刚派了列战英将军西行吐谷浑求助单于叶延,大军从南梁川出,于是又勒了缰绳往南梁川奔去。

 

只因琅琊阁每月例行的线报里,除了景帝御驾出征这则重大消息外,还有一条看似不起眼却极为致命的消息,十月十二简王妃于府中投缳自尽。简王是萧景琰的九弟,而简王妃正是元泽五年吐谷浑单于叶延嫁到大梁和亲的公主叶辞筝。

 

简王与王妃素来恩爱,叶辞筝又是为何突然寻死,此事必然与西秦攻梁之事脱不了干系。此事未出前,吐谷浑或许是大梁的友邦,此事出了后,吐谷浑是敌是友唯有天知。

 

索性他到时军队暂未出发,尚在城中休整等待第二日走水路经傫河驶往龙涸城。蔺晨听军备官报上消息后舒了口气,连日来风尘仆仆,头发都油的打了结,未免太不雅了,蔺晨嫌弃的嗅嗅身上匪夷所思的味道,决定还是不要给列战英留下口实,先去洗漱了一番。

 

沐浴时蔺晨却越想越不对劲,出使吐谷浑寻求援军本就不是萧景琰平素的风格,派列战英带军由水路经天堑到龙涸城更是下下之策,虽然此路最近,但是也最险,且不说船只够不够,傫河水流湍急也并非好过之地。


更加奇怪的是,派兵求援本应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如今过路之人人尽皆知到处宣扬。除非,除非派兵求援就是个幌子!

 

他越想越不妙,越想越生气,一拳重重打在水面上,惊起了水花,刚欲起身套上衣物,伺候的侍女一盆冷水就自上而下泼到了他脸上。


原来小侍女从潼州逃亡过来,怕极了生人,方才蔺晨那一下溅起的水声太响,她以为又遇上了难缠的兵痞。

 

蔺晨心头刚起的火瞬间被冷水浇的干干净净,他胡乱扣上衣服冲出客栈,对着天边的弯月狠狠打了一个喷嚏。

 

萧景琰啊萧景琰,你到底想做些什么?他恨恨的咬牙摩挲着怀中印信,冲着城内驻军帐中去的脚步却不缓半分。

 






不要纠结地理位置和地貌分布,因为一半参考了南朝地图,一半我自己杜撰的啊。天知道为什么我写成了连载,大概还是因为我啰嗦,还有就是想看靖王和阁主脱离宫墙与江湖并肩作战沙场吧~【第一次尝试写战场,bug轻拍啊】

顺便,梅花弄预计两章内完结,如果超了当我没说。

评论(1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