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蔺靖 梅花弄(八)

【蔺靖】 《梅花弄》 番外.前尘  01  02  03  04  05  06  07


风歇雨住,云雾缭绕,龙神殿外凤尾婆娑,碧色欲滴。翠竹之侧,一人身着蓝色锦袍负手而立,俊秀面容上神情倦怠。半晌,微一躬身,修长有力的手指自广袖中抬起,轻抚过竹叶,倏忽滚落几滴晶莹剔透的水珠。

 

空有美景却毫无乐趣可言。龙三子嘲风敛眉垂首,狭长的眼睛都似失了光彩。正百无聊赖间,有趣的人便送上门来。只见天际一道红光,没头没脑砸进了龙神殿所在的密林,一路穿花挟叶,撞倒了不知几棵竹子,直冲着蓝衣人扑了过来。

 

 

嘲风等到红光近了,微一侧身,那光便扑了个空砸到他身旁的泥泞中,倏忽化作人形。一袭绯衣流火沾上了泥水,脸边发间尽是竹叶的碎屑,桃花眼微带着些茫然,正是章柔。

 

真是狼狈又可爱。嘲风心里叹道,看来和这狐狸打的赌自己是赢了。志得意满的往天际看了看,却未见有金光飞回,嘲风疑惑中抢上前去执了章柔的手腕,并无受伤痕迹,方舒了一口气叹道,“看来是我小瞧了你,噬魂竟被你解决了。”

 

章柔为破龙神殿外的结界撞得自己头晕眼花,此刻听到噬魂眼中一亮,拉起嘲风衣袖便破口大骂起来,“解什么解!都害死人了!”他一路惊魂未定,时刻担心着蔺晨,又被殿外结界好一番折腾,骂着骂着泪水就从那双桃花眼中滴落下来。

 

“这么看来还是我赢你输啊。”嘲风却勾起嘴角一笑,章柔哭的更凶。

 

嘲风难得看到向来假风流的章柔动真情,玩笑的心思也去了大半,抬手做了个手势,章柔泪眼朦胧中狠狠瞪了他一眼,两只毛绒绒的耳朵便自头顶露了出来。嘲风笑着捏了几下,方温柔道,“阿柔不怕,有我呢。”

 

 

章柔带着嘲风回到山庄时,蔺晨似已收拾好所有的情绪。

 

萧景琰的身体被他安置在金丝楠木的棺材里,苍白着脸安静又乖巧的躺着。章柔风风火火跨进室内时,蔺晨正拿着一柄刻刀将那楠木上原本的蔺字划掉。

 

看见章柔,蔺晨也不是很开心,也不是很愤怒,只是漠然着一张脸,缓缓道,“这下真要看你这个大恩人的脸色了。”

 

竟是在托付章柔将他们两人合葬。当初章柔与他开过几句玩笑,没想到一语成谶,真成了如此局面,一时要脱口而出的话梗在喉中,不知说什么好。等到身后神态悠然的嘲风不急不忙走进室内,方回魂一般扯着蓝衣人的袖子道,“蔺晨,你别灰心,你家梅花精还有救,他就是噬魂的主人,能救回来的。”

 

蔺晨停下手中正刻的萧字打量了嘲风几眼,嘲风撇撇嘴,却不是很给章柔面子,径直走到棺材面前打量着冷冰冰面容安静的尸体,片刻抬起萧景琰的腕子探了探,沉静如死水。又将手覆在萧景琰胸前拨开红衣,白皙的胸口上绽开的伤口赫然在目。

 

被噬魂伤到如此地步,身体却没有消散。

 

嘲风狐疑的看了看侧立于旁的蔺晨,突然闪身执过蔺晨的手腕,蔺晨也不反抗,只是替躺着的身体拉上了衣襟。嘲风忽仰头哈哈大笑。

 

“有趣有趣真有趣,区区一介凡人竟与梅花精结了魂咒。章柔,你这凡间认识的朋友颇有出息啊。”

 

蔺晨默不作声从他手中抽回自己的手腕,沉声道,“不知可还有解?”他心中其实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是以一直劝慰自己不要再抱多少希望,只是颤的厉害的手指还是出卖了他。

 

嘲风打量着蔺晨苍白的脸,微笑道,“有救是有救,不过却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结果。”

 

蔺晨本已心如死水,听见这话后眼中方亮了起来。章柔见他起了生念心中一喜,哭的红红肿肿的眼中方有了几分笑意。

 

嘲风察觉到那笑意心中甚是不快,手一抬对着章柔做了个手势,章柔咬牙化作一只火红狐狸跳进他怀中,嘲风心满意足的摩挲着狐狸软软的耳朵,方继续道,“凡人对妖精下禁咒,数千年来我还只遇过这一次。你既如此不惜代价的束缚他,说明他时时刻刻都想逃离。现在他躺在此处,身躯并不会消散,从此便再不会逃,能与你守一世,岂不是很好?”

 

蔺晨闻言苦笑,俯身顺了顺棺中人散落至脸侧的发丝,眼眸里的温柔仿佛下一刻便要滴出来,“我若只是想要他的身体,何苦奉上自己的心?”

 

嘲风怔了怔,垂眼看了看怀中狐狸,“我从前只听章柔说过人间自古多痴儿,没想到确有其事。情之为物,本不可强求,他此刻纵活过来,你又如何知道他会不会再逃?即便如此彼此折磨,你也仍要他活过来吗?”

 

蔺晨深深凝望了死去的萧景琰一眼。

 

太不甘心,还有太多话想告诉他,还有一个不问永远无法安心的问题。

 

半晌方回首望着嘲风斩钉截铁道,“正是。”

 

愚钝,嘲风心中叹道。若换做是他,得到了纵是好的,得不到弄死留在身边也不差多少。

 

“我确实可以救活他。噬魂本只是我放出来和章柔打赌用的,并不会置妖于死地,只会损些精元而已。可惜这梅花精修为太浅,和章柔不能比,又为你的魂咒所累,早已失去求生意志,所以噬魂才能将他精魄尽数吸去。”

 

愉快的看见蔺晨面上一窒,嘲风方继续补充道,“幸而也有你魂咒,硬生生留了他一魂,身躯方没有消散。如今,我倒是有两种救法。”

 

说着他伸出手掌于萧景琰胸前被贯穿的洞口处结金印,喃喃念了几句,胸口处便幻化出金莲数朵,片刻幻象尽消,没入萧景琰体内的噬魂嗖的飞进他掌中。随着噬魂出体,萧景琰胸上的伤口也慢慢愈合。

 

半晌,萧景琰的睫毛忽动了动,缓缓睁开了眼睛,只是眼中灰茫茫一片,什么情绪也没有。蔺晨将他自棺材中抱出来,他也毫不抗拒,任凭蔺晨折腾,动也不动。

 

嘲风摩挲着掌中闪着金光的噬魂,沉吟道,“他的两魂此刻便在我掌中,只是你与他的魂咒束缚着他剩下的一魂。第一种救法便是我解了你们间的禁咒,他三魂合体,毁去的精元虽救不回来,但他根基本就被魂咒毁的差不多了,也算不上多可惜,重新修行来过便是。”

 

蔺晨怔了怔,问道,“解了魂咒他是不是就维持不住人形了?”

 

嘲风点头,笑道,“自然。不仅人形维持不住,本体估计也要勤加修炼才能痊愈。但精怪生命本就漫长,这点岁月于他而言算不上什么。”

 

但于人类短暂的一生而言,蔺晨又怎么能等的起,等得到。

 

蔺晨心中怆然,垂眼望了望身侧木然立着的萧景琰,问道,“那第二种呢?”

 

“第二种便是你与他的魂咒不解,他体内只留一魂,你用你血肉养他身躯,十年后你身死入轮回他便灰飞烟灭,也算与你相守一世。”

 

蔺晨脸色越难看,嘲风笑的越开心,冷不防却被怀中狐狸咬了一口。

 

竟然为了个凡人咬我,还有没有一点身为宠物的自觉了,嘲风拎起章柔没好声道,“噬魂内的两魂只能留三日,你仔细思索后再来与我说吧。”

 

蔺晨还要追上去说些什么,忽然发现衣服被人揪住了,身后萧景琰神色木然,手指蜷曲着紧紧的攥住他的衣袖。

 

蔺晨悲戚的眼中春水乍生,俯身将萧景琰的身子搂入了怀中,喃喃道,“景琰……景琰……”

 

脖颈处下起了温热的雨,萧景琰任他搂着,脸上无悲也无喜,眼眸直直的望向远方,不作回答。






预计下一章完结,应该是he    今晚看天天向上过大年拯救一下我碎了一地的玻璃心   _(:з」∠)_

章柔和嘲风打的赌是关于留下来做宠物还是在人间逍遥快活的,虽然我觉得并没有人会关注这两个原创人物  ┑( ̄Д  ̄)┍

评论(17)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