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蔺靖日常 之 蔺阁主生气了怎么办

蔺晨/萧景琰   (撒糖向)

年关将近,朝中堆积的政务越来越多,各种鸡毛蒜皮的事都要上一道折子,偏偏当朝皇帝勤勉又较真,每晚都要挑灯夜读,最后干脆把床铺搬到了书房的暖阁里。

 

连累千里迢迢跑来宫中陪他过年的蔺阁主每夜孤枕难眠,如是几天,两人俱是眼圈青黑,萧景琰忙的精神抖擞,蔺晨却是满目愁容。

 

又是一晚独眠,午夜时分,蔺晨翻来覆去的在偏殿榻上烙饼,寒衾冷似铁啊冷似铁,佳人真薄情啊真薄情。

 

萧景琰忙就算了,偏偏还很固执,不但不让蔺晨帮忙,蔺晨半夜偷溜进书房暖阁都被他一脚踹下了床。

 

理由,床太小,人太重。

 

如是几次,一向厚脸皮的蔺阁主也生气了,放着偏殿不住跑去太医院捣药。

 

等到萧景琰忙完一阵子,终于想起了被他冷落在偏殿的蔺阁主,这才发现居然好几天没见到人了。半夜萧景琰心里一软,提着灯笼偷偷跑到蔺晨住的地方,黑灯瞎火,早已人去楼空。

 

第二天一早,神色倦怠的皇帝陛下假装不在意的问高湛,才知道蔺晨搬到太医院值夜班去了。

 

理由,人多,睡着不冷。

 

竟然是生气了。皇帝陛下很懵逼。他被人哄很在行,要去哄人还是头一遭。

 

于是陛下开始旁敲侧击,四处取经。

 

高湛摸摸下巴,一本正经的垂首道,“哄人,关键态度要恭敬。”

 

萧景琰想了一下,自己平时态度就很严肃正经嘛,靠谱。

 

太后娘娘边投喂边语重心长道,“哄人,语气一定要温柔。”

 

萧景琰认真思考了半天,觉得自己平时对待蔺阁主确实不够温柔,靠谱。

 

飞流一脸看水牛的表情歪着头想了半天,说,“甜瓜。”

 

可是蔺晨不喜欢吃瓜啊,大冬天的送甜瓜真的不会拉肚子吗?好吧,萧景琰一点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居然真的认真考虑过送瓜的可能性。

 

最后还是看似不通情事的蒙大统领给了他启发,蒙大统领神情羞涩的表示,自己媳妇儿生气的时候他脱几件衣服就又重归于好了。

 

仔细一想,蔺晨好像是挺喜欢看自己脱衣服的,萧景琰想到蔺晨盯着自己笑的狡黠的眼睛,突然打了个寒颤。

 

 

 

隔天皇帝下了旨意,体恤晚间当值的太医辛勤,给他们放三天假。

 

下午太医院就开始欢天喜地的高呼万岁。最近和蔺晨一起值晚班那位正好新婚,每天你侬我侬,半夜睡着了说梦话,听得蔺晨都起鸡皮疙瘩。

 

蔺晨觉得自己就是寒风里瑟瑟发抖的一根野草,没人疼也没人爱。

 

半夜太医院空荡荡的床铺上,蔺晨拥着被子等人。萧景琰偷提着一盏灯笼进来的时候,蔺晨正好整以暇的抖着腿磕着瓜子,直抖得床铺嘎吱作响。

 

看见萧景琰他也不是很惊喜,酸溜溜抬眼道,“陛下忙完了?”

 

陛下是个耿直性子薄脸皮,从未尝过蔺晨的冷眼色,半晌僵硬的点点头。

 

此时此刻萧景琰的内心是崩溃的。蔺晨挂在床榻边的两条腿抖来抖去,瓜子皮乱飞,就是垂着眼不说话。

 

稳住稳住。态度要恭敬,语气要温柔,还要先脱一件衣服。

 

萧景琰回忆了一下他整理出来的哄人大法,把灯笼往地上一扔就颤着手开始解自己衣服。

 

蔺晨手里的瓜子掉到了地上。

 

萧景琰脱了外面的披风,看蔺晨仍然是面无表情,心塞的又伸手去解第二件,有点冷。

 

蔺晨垂着的腿也不抖了,看着萧景琰的目光渐渐灼热起来。

 

还是蒙挚靠谱,萧景琰舒了一口气。还在酝酿温柔的语气,蔺晨已经欺身上前,吻住了他被冻得有些冰的唇。

 

“这种道歉,我很喜欢。”蔺晨温热的气息扫在萧景琰耳边,撩人的痒。

 

萧景琰只觉天旋地转,已经被蔺阁主抱起放到了太医院的床榻上,被子还带着蔺晨的体温,他嘴边还挂着方才一吻残留的银丝,白色的里衣半遮半掩的,说不出的诱人。

 

偏那双小鹿一般的眼睛里还闪着无辜与不解。

 

佳人在畔,春宵苦短,蔺晨心中一热,随意解了自己衣服扔到一旁,飞身扑上床。

 

烛影晃了晃,只听床榻嘎吱了几声,突然轰的一声塌了下去。

 

萧景琰飞红了眼角,扶着腰衣衫不整的从太医院一瘸一拐的冲了出去,后面蔺晨屁股上粘着瓜子皮,欲哭无泪。

 

他突然觉得萧景琰说的很有道理,确实床小,人太重。





又看了一遍昨天的天天向上,甜甜甜!!!好靓的烟发!

有人说我不会发糖,我不服( •̀∀•́ )

再ps,推荐网易云音乐 【恋爱心情】 开到荼靡又何妨  那个歌单,边听边写果然就甜了

评论(58)

热度(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