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楼诚衍生/凌霖】sex therapy (上)


凌远X许一霖     


凌远沉着脸打量着面前有些手足无措的男人。

 

他穿着一袭皱巴巴的墨色长衫,长衫的下摆犹在滴着水。黑色的短发上粘着一绺幽绿的水草,脸色苍白,牙齿被空调风吹得不停打颤,细白柔弱的手指紧紧的捏着衣摆,握紧又放下。

 

看上去很是凄凄惨惨戚戚。

 

默不作声的点燃一根烟,凌远觉得被鬼找上并不是一件多值得庆幸的事。

 

但这鬼和传说里的鬼似乎又有很大的不同。

 

 

真冷啊,明明是夏天为什么这么冷。

 

许一霖失去血色的两片薄唇随着牙齿颤动有节奏的轻抖着,他绞着衣服的手指也冻得有点红,只能圆睁着一双鹿眼清清亮亮、委委屈屈的凝视着凌远,仿佛一夜涨起的春江水,潮湿里透着懵懂与天真,还有令人无法忽视的期待。

 

 

拒绝这么一个可怜兮兮的鬼,似乎有点太不人道。

 

凌远叹口气,伸手关掉了室内温度过低的空调,滴的一声吓得许一霖差点从凳子上跳起来。

 

不像泡在水塘里百年未能转世的水鬼,反而比较像一只惊惶的兔子。

 

“你说,你想找我给你治病?”凌远深吸了一口烟,乳白色的烟圈慢悠悠的喷吐出来,呛的许一霖又是一哆嗦。

 

“我在水塘里呆的太久,岁月阴森又寂寞……我想轮回,但是黑白无常说我心愿未了……进不了轮回……所以……”他被烟雾熏得别过脸去,吞吞吐吐的说着,苍白脆弱的脸颊上浮起一层似有似无的红晕。

 

“所以,为什么来找我?”

 

凌远的目光停在那片新生的红晕上,他突然想起从前曾经看过的庐山日出,烟霞云雾,脆弱而又疏离、却足以夺人心魄的美丽。

 

“我……我也不是故意想要找你,可是我出不了你家这片别墅……”许一霖被凌远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的扭了几下,正了正坐姿,嗫嚅道。

 

“好吧。”凌远叹口气,认栽就是了,谁让这片别墅是他自己选的,尤其是别墅后面那片绿意苍郁的水塘。

 

“那你的心愿是什么?”他好整以暇的用右手托住下巴,左手两指轻弹了弹烟灰。

 

许一霖眼底黑的发亮,面上涨的通红,踌躇了半天似是终于鼓足了勇气,脱口道,“我从前是个天阉之人,从来没行过床第之事。黑白无常说,我大概是不甘心的,我想……我可能确实是不甘心的……”

 

“所以……所以我想你帮帮我。”

 

帮他什么?帮他行床第之事?这天阉的鬼莫非是送上门来求着自己上了他?

 

凌远一愣神,燃尽的烟头烧到了手指,滚烫的热意灼的他一痛,瞬间掉到了地板上。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青涩又稚嫩的脸。

 

许一霖低眉敛首,湿发还在往下滴着水,柔嫩白皙的脖颈怯生生露了一段在外面,似乎在等待凌远宣判他的宿命。

 

啧啧,现实版聂小倩勾引宁采臣? 他怎么就这么确定自己喜欢男人呢?

 

凌远锃亮的皮鞋温柔的碾磨过地板上的烟头,唇边突然逸出暧昧的笑意,他起身绕到许一霖身边,俯身温热的呼吸洒在许一霖冰凉的颈侧,声音低沉又撩人。

 

“我帮你。”

 

许一霖喜出望外的抬起头,望着凌远的眸里盈着满满一汪春水。下一刻却见凌远有点嫌弃的摇摇头远离了他,“一股河鲜气。”

 

其实许一霖身上并没有什么腥味,最多也只是他头上的水草散发出点奇异味道,但是凌远总是忍不住想要欺负面前这只看上去有点木讷又呆蠢的水鬼。

 

比如此刻看着许一霖惊慌失措的从凳子上弹起,涨红了脸抬起衣服左嗅嗅右闻闻时,凌远表面上绷着一张脸心里其实惬意又满足。

 

帮忙,总要有点利息不是?






三章内完结,预计下章肉,不适者可以跳过。

歌名来自Robin Thicke 的   <sex therapy>

蔺靖日常会继续更,有梗就更。

评论(11)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