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蔺靖日常之 陛下腰扭了怎么办

蔺晨/萧景琰 (撒糖向)

承接前文  《蔺靖日常之  蔺阁主生气了怎么办》

 

宫里昨夜发生了两件事。

 

第一件,皇帝陛下的腰扭了。第二件,太医院值夜的床铺塌了。

 

其实和第一件比起来,第二件根本就不算什么事。但是高湛正打算报给工部匠作坊派人来修的时候,一旁扶着腰整理朝服的皇帝陛下却冷哼了一句,“为之责之。”

 

说来也是心酸,本来夜里萧景琰冲出太医院的时候腰上还只是一点点刺痛,躺了一夜反而疼的不像自己的。

 

今天怎么总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萧景琰僵直着坐在龙椅上,只觉得度日如年。索性议事的大臣们还是比较有眼色的,察觉到皇帝陛下的不耐很快结束了议题,早早退了朝。

 

“沈大人,你不觉得今天的陛下有点奇怪吗?手总撑着腰,似乎很是不适啊。”

 

“你小声点,还没出宫门呢。估计是夜里……你懂的。”

 

两位大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交流了眼色,哈哈大笑了起来。

 

“此乃大梁之幸啊!”

 

萧景琰很苦恼,强撑着上了早朝此刻腰直不起来了。他无奈的朝高湛苦笑,高湛知道陛下昨日去找了蔺晨,却没想到如此不节制,老脸一热上去扶起了龙椅上的萧景琰。

 

此刻身为罪魁祸首的蔺阁主正蹲在太医院拿着锤子敲敲打打钉钉,太医院老掌事今早进门的时候花白胡须气得直抖,不知道有多悔恨收留了蔺晨。等报到高湛那里去,高湛只说为之责之,摆明了是要蔺晨自己去修。

 

真不甘心啊,难得泥古不化的萧景琰主动一次,春宵没度上,人给气走了,最后自己还要修床。

 

 

午间,萧景琰实在腰疼难忍,方召了太医过来诊治,消息很快就在宫中传遍了。

 

太后匆匆忙忙提着一盒点心赶过来,看萧景琰僵着腰躺在床上又是心疼又是嗔怪,“昨天不是问怎么哄人吗,今天怎么就把腰给扭了?” 萧景琰嘴里被她塞得满是桂花糕,只能间或点点头摇摇头。

 

“母后,太医看过了,真没事,就是昨晚不小心摔了一跤。”他接过食盒里最后一点清酿饮尽,为了不让母妃太担心忍痛站起身左右扭了下腰,这才把太后送走了。

 

等到太后身影走远了,萧景琰一下子失力扶着腰哀叹起来。“蔺晨,你这梁上飞贼还要做多久!”

 

蔺晨下午正踌躇着怎么找萧景琰和解,便听养心殿遣了人来请太医,说是陛下腰扭了,抢着就要去出诊,被掌事的老太医吹胡子瞪眼的赶去继续钉床板,但是心早就飞到养心殿去了。

 

后来索性施展轻功飞檐走壁,偷偷溜进了萧景琰的卧房,刚好撞上了太后来探病,好一顿投喂,有这么一个善于养孩子的娘,萧景琰还能长这么清瘦也是端的天赋异禀。

 

不过说起来,如果将萧景琰喂胖一点也无不可啊,有点肉摸起来手感必定相当不错,他在梁上蹲的久了一时想入非非,忘了隐藏气息,一片白色的衣角大喇喇落在梁外,刺得萧景琰头疼。

 

此时萧景琰一喝,蔺晨方醒魂一般从梁上飞身而下,揽住萧景琰的身子放到榻上,笑的又风流又谄媚。

 

萧景琰腰方着了榻就背过身去,额间起了汗鬓角都有点湿。蔺晨瞧的心疼,榻边呆站了半晌,不知怎么开口才好。突见萧景琰向他伸了一只手出来。

 

萧景琰其实倒并不是真的生气,只是腰疼了大半日有点憋屈,再加昨夜等了半宿也没等来蔺晨心中颇为不平。

 

怎么自己为了哄他到处求经问道,他就任自己一个人对着墙壁置气呢。

 

其实这还真是错怪蔺晨了。那夜床塌了蔺晨抱着他滚在废墟里,结结实实做了一回肉垫子,原本用来向萧景琰表达愤懑之情的瓜子皮都戳进了屁股,疼的也是辗转反侧,实在不好意思捂着屁股站到萧景琰面前。

 

好在蔺晨皮厚,过了一夜也好的差不多了。反而是萧景琰,腰扭了伤的还更重些。

 

见萧景琰先松了口,蔺晨笑眯了眼打蛇随棍上,执了他的手坐到榻边便要上手解他衣服。

 

“蔺晨,我腰都这样了你还!”萧景琰圆睁着一双水汽缭绕的鹿眼。

 

却见蔺晨一双手自里衣下摆探进了他腰间,温柔的帮他揉捏起来。

 

“蔺某在陛下眼里,就这么急色?”蔺晨漫不经心的叹了口气。

 

萧景琰淤血的腰间皮肤燥热,蔺晨手上带着些凉意,初时惊得萧景琰一个战栗,后来却是越来越舒服。

 

蔺晨瞧着萧景琰心满意足半眯起来的眼睛,活像一只被主人顺毛的小猫,心里十分受用,手上揉捏的也更起劲。温热的指腹滑过萧景琰的腰际,反复摩挲轻按着,按着按着便有些意乱情迷,蜷曲的手指突然不经意的勾过萧景琰紧绷的小腹,萧景琰只觉头脑一热,舒服的叫出声来。

 

那声音高昂,端的又撩人又动听,但是在二人耳中却不啻天际惊雷。

 

死一般的寂静,萧景琰涨红了脸,一向处变不惊的蔺阁主也迅速将手退了出来,匆忙逃了出去。

 

寒冬腊月,蔺晨打了一盆冷水浇的自己透心凉,路过的飞流歪头觉得好玩,悄悄照模照样打了一盆。于是蔺晨刚换好衣服踏出房门,又是一盆水砸了过来,浇的他上半身也遭了殃。

 

“阿嚏!”蔺阁主缩到太医院,揉了揉鼻子狠狠的灌了一口汤药,也不知道自己是招谁惹谁了。

 

太医院当值的恰好是蔺晨熟识的那位,昨夜休了假此刻满面春风,心情颇好的递了一盘媳妇儿今早揣给他的瓜子与蔺晨分食,蔺晨一见瓜子下意识就捂住了屁股,得了,太医院也呆不下去了,道声告辞转头便跑。

 

“昨天不是还向我讨了一大包,怎么今天就不喜欢了?”太医摇摇头,果然人心莫测。







今日循环BGM 《爱啦啦》

但图一乐。


评论(20)

热度(4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