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楼诚衍生/凌霖】sex therapy (中)

凌远/许一霖

前文:sex therapy (上)


“我……我还是先洗个澡吧。”许一霖折腾了半晌,终于乖乖的缩起身子,似乎真的很怕凌远嫌弃他。

 

对他而言凌远的目光太深邃,比暗无天日的水底还要令人捉摸不透,但最讽刺不过的,这么一个人,却偏偏是他唯一能抓住的救命稻草。

 

太苦了,寂寞又无声无息的日子,只能蹲在泥泞边冷眼看自己的白骨被腐蚀的日子。哪怕是一刻,都不想再过下去。

 

凌远看着那人挪动着脚尖悄不作声的往后退,在地面留下一层淡淡的水渍。明明是来勾引人的水鬼,却故作委屈可怜的紧。

 

欲擒故纵的把戏。他失笑的摇摇头,上前一步揽住许少爷细瘦的腰,带着烟草气息的薄唇擦过许一霖耳边细碎的绒毛,低声道,“一起洗吧。”

 


许一霖很有好奇心。

 

凌远抱着换洗的睡袍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许少爷正弯着腰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淋浴的开关,向后望过去,浴室里面放置的东西也大多错了位置。

 

这个时候的他不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兔子,更像一个懵懂嚣张的猫。这只看上去胆小的野猫会不会自作主张的按下去呢?凌远的眼睛里闪过光,如同冷夜划过天际的流星。

 

天真无辜的洁白背面,是怨毒的黑亦或是带刺的红?

 

下一刻许一霖已经故作无事的转身,无辜的鹿眼里情愫期期艾艾,嗫嚅道,“你回来了。”

 

冷漠亦或是试探,凌远沉如深海的眼眸让他不由自主的心虚。凌远有一双仿佛能看透他所有伪装的眼睛。许一霖呆愣的望着凌远,眼底染上说不清道不明的颜色。

 

“呆看着我做什么?”凌远勾起嘴角,一只手从背后拉上玻璃门,将怀里的浴袍叠好放在一边,低头开始动手解自己的黑衬衫。

 

他的动作严谨又流畅,有力的手指翻飞着,露出属于男人的健壮胸膛,充满力量的肌肉曲线,仿佛天生就带着一股胜券在握的气场。

 

真正的男人。一只蝴蝶挥动着翅膀,在许一霖心湖里搅起漫天风雨。

 

凌远咔的一声解开皮带,凑到许一霖脸前的眼睛里满是戏谑和挑衅,“还愣着,莫非是被伺候惯了,要我帮你更衣?”

 

许一霖回过神来头摇的像波浪鼓,颤巍巍的摸上长衫领口的盘扣,对面的凌远脱完了,他的扣子还没解完,凌远索性帮他搭了把手,绕到背后将他腰际的结解了,长衫尽褪,光裸的两条腿便怯怯的暴露在空气中,竟然连个底裤都没穿。

 

凌远有点无语,难怪这鬼刚刚冻成那样。许一霖略窘迫,他在水塘里游荡的太久,早已没有惦记他的人烧些衣服送他了,生是少爷,死了却是不折不扣的穷鬼。

 

气氛突然低落下来,许一霖光裸的身子孱弱而又苍白,环绕着泫然欲泣的水晕。

 

凌远笑了笑,抬起手摸了摸许一霖垂下去的脑袋,将那顽固又碍眼的水草轻轻摘了下来,安慰道,“不穿也挺好的,方便脱。”


身后淋浴的开关被打开,热水伴着水雾洒了下来。许一霖许久没有洗过热水澡,在凌远的怀里蓦地抬起脸来好奇的打量着喷水的莲蓬头,艳羡的神色,昂首优美而脆弱的颈部曲线。他凹陷的锁骨里盛着亮晶晶的水,整个人在雾气笼罩下如易碎品般光鲜亮丽。

 

凌远将他揽的更紧,声音有些哑,“别抬头,小心水溅到眼睛里。”

 

小心,迷离的玫瑰花丛下是深不见底的沼泽,召唤着为其赴死的游人。

 

“眼睛闭上。”凌远沾了点水揉开掌心里的洗发乳,将白色的泡沫抹上了许一霖的发尾。许一霖乖乖的垂着头,任凌远的手指轻抚过他的短发,柔软的指腹擦过头皮,像是一尾鱼在丛生的水藻里游走,温柔又调皮的撩拨着他的心弦。

 

凌远是个好人。他握紧自己的手,太长的指甲狠狠的掐进手心的脉络,片刻又无奈且认命的松开。

 

自己却是个恶鬼,在泥沼里腐烂的亡灵,无人能救赎,不该被温暖,更不需要温柔。

 

刚刚发了一遍被lof屏蔽了,

剩下的微博:http://weibo.com/p/1001603909176307909821

全文走不老歌:http://bulaoge.net/topic.blg?tuid=112794&tid=3128461#Content


我在耍流氓

今日BGM:《Million Dolla Baby 》

似乎又被屏蔽了一次


评论(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