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穿天下

-屯文-

蔺靖 乌鸦嘴(七)

蔺晨/萧景琰

承接前文:【蔺靖】 《乌鸦嘴》  01   02   03   04   05   06  

 

人与人之间的待遇不仅有差别,而且还是天差地别。

 

蔺少阁主两手揣在胸前冷眼瞧着陶黎,后者正对着大病初愈、不得不逗留此地的萧景琰猛献殷勤。一张紫檀茶几边上围坐着三个人,先前送清茶的侍女跪坐着,一双素手将沸水倒入紫砂壶中又迅速倒出,正是在洗茶。

 

茶罂中茶叶的清香悠远,盖都盖不住,蔺晨忍不住轻嗅了一下,啧啧,这次倒不是所谓“千金一两”的汤山清茶了,换成了正经的君山银针,细望过去那芽头肥实,茸毫披露,色泽端是鲜亮。

 

摆明了是看人给茶。

 

蔺晨心里十分不快,偏自己千辛万苦救回来的美人殿下还毫不知情的端坐一旁,好声好气的应答着那见风使舵的陶庄主。

 

姓甚名谁,家住何方,承蒙恩情,举手之劳。陶黎趁着侍女准备的功夫笑眯眯的拉着萧景琰话起了家常,两人你来我往,端是谈笑风生,语笑晏晏,偏偏半字也不提蔺晨,只把他冷落在一旁。

 

什么金陵人士萧衍。什么滴水之恩涌泉相报。蔺晨听得磨牙,陶黎这老狐狸除了借了一晚药泉还做了什么,又出力气又流汗的不都是自己嘛!怎么萧景琰对自己一副避之不及的嫌弃脸,对着陶黎倒是恭恭敬敬,有问有答。

 

温泉中刚醒时不分青红皂白一脚踹向自己的急脾气去哪儿了?莫非他只与自己天生气场不合不成?蔺晨目光如电,掠过聒噪的陶黎直瞅着萧景琰的脸。

 

其实这件事情上他倒是错怪萧景琰了。太子殿下其实也觉得一直在耳边絮絮叨叨的陶黎很烦人。只是陶黎年纪不大但胡子蓄的唬人,萧景琰只以为是江左盟中的长辈,又承了借药泉的恩情,是以虽然心生不耐还是忍着一五一十的随口扯谎。

 

至于救了自己一命的蔺少阁主,他的视线实在太不矜持,萧景琰只觉得自己快要被他看出两个洞来,每每想要开口又总是会想起月下药泉中乍醒时尴尬的一幕,他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

 

三个人各怀心思,陶黎只觉得萧景琰气质高贵,又是梅长苏京中友人,必出自达官显贵之家,更兼还是琅琊阁阁主倾心之人,是以免不得结交。蔺晨心生怨气面色却不改,揣着手死死盯着萧景琰。

 

萧景琰夹在陶黎的絮叨和蔺晨的目光中间,一边装出样子随口胡扯,一边还要尽力回避蔺晨的视线,不一会儿只觉得自己浑身僵硬很是心累。索性那烹茶的侍女动作极快,不多时便准备好了。

 

陶黎止了话头颇为满意的捏起胡须,指引萧景琰观赏。萧景琰耳边终于得了个清净,一瞥眼蔺晨视线也已转开,心下舒了一口气,专心观看起来。

 

只见那侍女直起身子高提水壶,沸水便成一线自壶嘴倾泻而下,接着又轻转皓腕,上下提拉向下注水,如此反复壶嘴轻点三次,茶叶被水流冲的上下翻飞,茶香在阁内细密的铺展开来。

 

正是“凤凰三点头”之礼。

 

那柔弱无骨的手腕翻转间,便有水声三响三轻、水线三粗三细、水流三高三低、壶流三起三落,技艺的炉火纯青可见一斑。

 

萧景琰情不自禁赞叹出声,那侍女手中仍执着水壶,抬眸轻躬身对着萧景琰行了一礼。抬起的脸上明眸生水,面色微红,望向萧景琰的视线也颇为娇憨。

 

蔺晨本来也觉得身为女子如此技艺值得一赞,但是萧景琰先他一步赞出声来,偏那侍女还故作羞涩秋波暗送,引的他极为不满,登时火气上头,直起身朗声道,“技艺虽好,尚有一憾。”

 

他这一句掷地有声,说的理直气壮、豪气干云,萧景琰却总觉得带着一股酸溜溜的气息。来不及细探,倒是陶黎先出了声,“敢问蔺兄,何憾之有?”那女子本低眉敛首,此时也抬头颇为自己不平。

 

蔺晨既不回答也不看他们,却只盯住看上去毫无反应的萧景琰,盯到其他两人也察觉不对望向萧景琰,三个人的目光俱留在想要明哲保身的太子殿下身上,萧景琰只得轻咳一声,问道,“敢问阁主,何憾之有?”

 

蔺晨这才朗声大笑,身形翻飞间已站到那侍女身旁,望向萧景琰的目光灼灼,“萧兄且看在下来为你做这凤凰三点头。”

 

只见他足尖轻点,那置于地上的水壶便悬空向上翻转半圈,稳稳握在掌间,手腕轻提稍一拨拉,壶中沸水如银线涓流而下,壶嘴冲着萧景琰的位置轻点三下,动作如行云流水,浑然天成,视线更是自始至终笑意吟吟望着萧景琰,并未看向手下水壶。

 

那三次点头间水声同响同轻、水线同粗同细、水流同高同低、壶流同起同落,果然填补了方才女子手腕间控制力的不足。

 

“果然厉害。”萧景琰由衷叹道。陶黎本也想跟着赞一句,又心疼那过了六遍水的银针,话锋一转,“可惜今天这道茶是彻彻底底毁了,闻得见喝不着。”

 

喝不到才好呢!早走早好,再在这山庄呆下去还了得,指不定就有人要动自家美人殿下主意。蔺晨腹诽,面上得了萧景琰赞赏却是眉飞色舞,极为得意的。

 

小殊这朋友,脾性孩子一样。萧景琰看他只一句夸奖便满面春风,对他突然心生几分好感。外表虽风流不羁,但却有一颗赤子之心,世间又有几人?看向蔺晨的目光也软和了下来,不再刻意与他唱反调。

 

“喝不到也好,本身大病出愈就不该喝什么茶。这也歇了好半日,长苏还等着,萧兄,我们还是早点告辞吧。”蔺晨将那水壶交到侍女手上,语气颇为正经。

 

陶黎还欲再留,萧景琰也起身抱拳道,“长苏仍在京中等我们,茶虽未喝但心意已领,如此正如蔺兄所说,也不再加叨扰。”

 

啧啧,果然夫唱夫随。话已至此陶黎也不再挽留,只让仆人给换了上等好马,将二人送上马车。

 

舒服,惬意!这颠簸的马车比那山庄的锦榻不知好上千倍万倍!蔺晨望着近在咫尺已睡下的萧景琰,突然想到一句诗,闭目嘴角噙上笑意。

 

此心安处是吾乡。



注解:

①君山银针是中国名茶之一。产于湖南岳阳洞庭湖中的君山,形细如针,故名君山银针。属于黄茶。其成品茶芽头茁壮,长短大小均匀,茶芽内面呈金黄色,外层白毫显露完整,而且包裹坚实,茶芽外形很象一根根银针,雅称“金镶玉”。“金镶玉色尘心去,川迥洞庭好月来。”君山茶历史悠久,唐代就已生产、出名。

②自唐代起茶叶开始用瓷瓶贮存。“贮于陶瓶,以防暑湿”,这种陶瓶叫茶罂,实际是瓷器。

③“凤凰三点头”是茶艺道中的一种传统礼仪,是对客人表示敬意,同时也表达了对茶的敬意。

④“此心安处是吾乡”出自苏轼《定风波·常羡人间琢玉郎》  

常羡人间琢玉郎,天教分付点酥娘.

自作清歌传皓齿,风起,雪飞炎海变清凉.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

试问岭南应不好?

却道,此心安处是吾乡.

原来是用来表现随缘自适的。这里用来表达有景琰的地方就是家

 

今天官方发糖!大家开开心心吃糖!

最后说一声我这篇文背景不在南朝梁,算架空。

评论(34)

热度(234)